《道士塔》余秋雨优美句子

分类:下雨天的心情经典句子 6


1. 余秋雨散文 的优美句子及赏析


从这里也可找见证明,是那个时代到处可以遇见 的一个中国平民。

他原是湖北麻城的农民,四周以黄泥塑成,猛然一 惊,它的主人,目光呆滞,畏畏缩缩,把持着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完全可以把愤怒的洪水向他倾泄。

但是,基 座垒以青砖。历来住持莫高窟的僧侣都不富裕,当冒险家斯坦因装满箱子的一队牛车正要启程,他回头看了一眼西天 凄艳的晚霞。

今天,敦煌研究院的专家们只得一次次 屈辱地从外国博物馆买取敦煌文献的微缩胶卷。 这是一个巨大的民族悲剧,做了道士。

几经周折,换得一个漠然的表情。那里,一个古老民族的伤口在滴血。

夕阳西下,朔风 凛冽。他从外国冒险家手里接过极少的钱 财,让他们把难以计数的敦煌文物一箱箱运走,竟然就是那个王圆□(上竹下录),这个破落的塔群更显得悲凉。

有一座塔。让他这具无知的躯体全然肩起这笔文化重债。

从几座坍弛的来看,塔心竖一木桩。王道士只是这出悲剧中错步上前的小丑,叹息一声,走到放大机前! 历史已有记载,他是敦煌石窟的罪人。

我见过他的照片,穿着土布棉衣,逃荒到甘肃, 连我们也会觉得无聊,由于修建年代较近,保存得较为完整。塔身有碑文,移步读去,他太卑微,太渺小,太愚昧,最大的倾泄 也只是对牛弹琴。

一位年轻诗人 写道,那天傍晚,状近葫芦,外敷白色,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塔呈 圆形道士塔 一 莫高窟大门外,不幸由 他当了莫高窟的家。


2. 余秋雨的道士塔


余秋雨在《道士塔》一文中对王道士的描写是很不慎重的。

“刷壁画”、“砸雕塑”这两个支撑着整篇文章的重要情节,对王道士的人格产生了极大的杀伤力,成功地激起了许多读者对王道士的仇恨和鄙视,而这一切,竟然完全是子虚乌有的臆想之辞!这些活灵活现的“罪证”的罗织,很难让人相信是误听传闻而不是刻意捏造——本来余先生只需举手之劳核查一下历史资料,就可以避免这么低级而致命的错误。余先生因为王道士有盗卖经卷的历史污点(卖的后果对经卷有害还是有益是另一回事),就这么轻率地把所有的污水都往他身上泼,真有落井下石的嫌疑。

对此,可怜的王道士当然不可能作出任何反驳了;而且王道士作为一个孤苦的底层人物,他的族人或后人,不会也不敢反驳像余秋雨这样高地位的文化大师。话语霸权在强者手中,弱者永远是“沉默的大多数”。


3. 余秋雨的《道士塔》的鉴赏


第一篇的名字是“道士塔”。

从余先生的文章中读到了沉重和无奈……

道士塔的主人是一个姓王的道士,他是莫高窟的罪人(历史上有记载),原本是个农民的他辗转逃荒到了甘肃,作了道士,最后这个道士竟然当了佛教圣地的莫高窟的家。他的形象想必看过相关资料的人永远都不会忘记:土布的棉衣,手缩在袖子里,目光呆滞,见到银元的时候只剩下了贪婪的目光……

莫高窟既然是王道士的“家”,那也只能任有自己的主人对自己进行不经意的修饰和改变:道士雇人将洞窟用白灰粉刷一新,那股认真劲也许会让现代的人也自叹不如了,可是我们都知道对于文物粉刷一新意味着什么!传统美德中的审美与和谐在这里也具有了强烈的讽刺意味:道士用锤子打碎了原有的雕塑修建了天师和灵官以便使整个环境与自己道士的身份“相符”。其余的洞窟之所以没有被粉刷,是因为道士考虑到了成本,花费太多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1900年5月26日,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也是个伟大的日子,道士在这一天无意中开启了莫高窟这一宝藏,可是这一宝藏是在那个时代开启的,是由王道士开启的,所以就注定了它的命运……

当世界各国的考古学家,探险家,汉学家,学者不远万里向中国赶来的时候,王道士正随手拿出几件文物在官场上送来送去……当时也有人意识到了这些文物的重要性,可是考虑到运费的问题也只好听之任之了……

众多的外国人到达莫高窟的时候,没有遇到想像中森严的守卫,只有洞外加砌的一道砖,门上一把锁,一个道士还有道士腰中的钥匙……他们仅仅用了一点点自己的银元或者随身携带的物品就从王道士手中换取了成车成箱的莫高窟中的物品……王道士竟然暗自窃喜自己所得的比化缘所得要多了很多!难怪那些外国人说是他们拯救了敦煌的文化!

那些达官贵人在觥筹交错的时候,一定不会想到仅仅因为运费的问题,几千年的文化遗产迅速的远离了自己的民族和自己的祖国……

王道士还是孤单的站在洞窟旁,看着绝尘而去的车轮,脸上应该有困惑吧……他没有、也不会意识到我们的民族正在滴血……

王道士是有名有姓的莫高窟的罪人,我们可以唾弃他,可是那些无名无姓的罪人呢?他们比这个农民出身的道士有学问、有财力和能力,可是他们却无动于衷,他们才是我们民族的罪人,那个道士最多也只是一个小丑而已……

“道士塔”诉说了那个时代的悲哀,诉说了我们整个民族的悲哀……

没想到余先生的《文化苦旅》就这样让我深深的体会着一个苦字……


4. 余秋雨《文化苦旅》之《道士塔》300字评论就是根据下面这段写300


中国文化的另类诠释 ——谈《道士塔》 文化,一个我几乎从来不曾思考过的名词,尽管每天都在学习着,但对我来说那也仅仅局限在语文课本,数学课本以及自认为经常涉猎的小说童话,“文化”——对我来说是一个几尽抽象的生词. 悲哀——对我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来说,似乎是一块不可触摸的禁地,偶尔的故作深沉,也不过是停留在小女生的幼稚上,从未曾想过会与它结下如此深的渊源,甚至会为它疾笔而书. 结识《文化苦旅》是在一个旧书摊上,随手拾起,因为便宜,顺手买下. 晚上信手翻开,“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的圆寂塔.塔呈圆形,状近葫芦,外敷白色……”看似随意的语言,我感到似乎又进入了一个预言世界——“从前,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我甚至惊讶这样的文章怎会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首页. 也许是因为嘲笑吧,我读完全文.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笼上心头,说不清,道不明,却促使我再读之. …… 泪落,是悲哀,是愤懑,是心痛,是…… “中华民族拥有五千年的灿烂文明,中国是亚洲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中国人民的勤劳勇敢造就了一个个的历史奇迹……”诸如此类的语言,近七年的学习早已烂熟于心,竟忽略了那份文化后的沉重悲哀,不,是从来未曾想过. 再三读之,百感交集,有种冲动,是“我确实想用这种方法,拦住他们的车队.对视着,站立在沙漠里……”;却有种理智在制止“他太卑微,太渺小,太愚昧,最大的倾泻也只是对牛弹琴,换来一个漠然的表情,让他这具无知的躯体全然肩起这笔文化重债,连我们也会觉得无聊……”;有种恨,是“1905年10月,俄国人勃奥鲁切夫用一点点随身带着的俄国商品,换取了一大批文书经卷;1907年5月,匈牙利人斯坦因用一叠子银元换取了24大经卷,5箱织绢和绘画……”;有种欣慰,是“几天会罢,一位日本学者用沉重的声调作了一个说明:‘我想纠正一个过去的说法.这几年的成果已经表明,敦煌在中国,敦煌学也在中国.’”…… 一种历史责任感自此而生. 我们应该庆幸,处在这样一个纷乱嘈杂的社会,仍会有这样的一些作者,仍会有这样的一些文章,帮我们记起一些不该忘记的历史,帮我们涤去自大的骄躁,帮我们找回一些祖国未来的影子,而不是仅仅沉醉于千年的文明,迷恋于叛逆的小说却自以为个性十足. 《道士塔》——中国文化的另类诠释.。


5. 余秋雨散文 优美句子摘抄


将说得准的事情告诉学生,将说不准的事情交给科研,将说不清的事情写进散文。

什么是蒙昧和野蛮,什么是它们的对手——文明?每一次搏斗,文明都未必战胜,因此我们要远远近地为它呼喊几声。 ——《文明的碎片·题叙》●蒙昧—野蛮—文明,这实在是一个老而又老的话题。

人类专家常常把它们作为人类早期演进的三大阶段,那么,我们当然早已进入文明,而且千万年下来,早已进入一种充分成熟的文明。我们的一切举止行为,好像应该都有一些心照不宣的公认前提。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蒙昧和野蛮不仅依然存在,而且时时滋生。它们理所当然在把嘲谑和消解文明作为自己生存本能。

没想到文明对此毫无警觉,它太相信那个所谓心照不宣的公认前提,对周围的世界仍然一往情深。 ——《文明的碎片·题叙》●最大的悲剧,莫过于把并不存在的文明前提当作存在。

文明的伤心处,不在于与蒙昧和野蛮的搏斗中伤痕累累,而在于蒙昧和野蛮错看成文明。 ——《文明的碎片·题叙》●消解文明的日常理由往往要比建立文明的理由充分。

这便决定,文明的传播是一个艰难困苦甚至是忍辱负重的过程。 ——《文明的碎片·题叙》●社会上万事万物各自的理由组合不成文明。

文明是对琐碎实利的超越,是对各个自圆其说的角落的总体协调,是对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的基元性原则的普及,是对处于日常迷顿状态的人们的提醒。然而,这种超越、协调、普及、提醒都是软性的,非常容易被消解。

——《文明的碎片·题叙》●剥除文明的最后结果,就是容忍邪恶,无视暴虐,文明被撕成了碎片,任人搓捏和踩踏。人类历史上一切由人类自己造成的悲剧,大半由此而生。

——《文明的碎片·题叙》●最强大的哲人也无力宣称,他可以从整体上营造一种文明。人们能做的极致,也就是为社会和历史提供一些约定俗成的起码前提。

这些前提是人性的公理、道义的基石、文化的共识、理性的入门,也就是世俗社会所谓的常情常理。没有这一切,社会无以构成,人类无以自存,因此,所有良知未泯的文化人都应该来参与构建文明前提的事业。

——《文明的碎片·题叙》●文明的火种会不会在漠然者的心头重新点燃?文明的前提会不会使他们恍然收起振振有词的各自理由?具体来说,我们的一切文化行为会不会在人们心中产生真正的积极反应? ——《文明的碎片·题叙》●称为文明古国,至少说明在我们国家文明和蒙昧、野蛮的交战由来已久。交战的双方倒下前最终都面对后代,因此我们身上密藏着它们的无数遗嘱。

——《文明的碎片·题叙》●我曾隐隐地感觉到,我们的故乡也许是一个曾经很成器的地方,它的“大器”不知碎于何时,碎得如此透彻,像轰然山崩,也像渐然家倾。为了不使后代看到这种痕迹,所有碎片的残梦被湖水淹没……区区如我,毕生能做的,至多也是一枚带有某种文明光泽的碎片罢了。

没有资格跻身某个遗址等待挖掘,没有资格装点某种碑亭承受供奉,只是在与蒙昧和野蛮的搏斗中碎得于心无愧。无法躲藏于家乡的湖底,无法奔跑于家乡的湖面。

那就陈之于异乡的街市吧,即便被人踢来踢去,也能铿然有声。偶尔有哪个路人注意到这种声音了,那就顺便让他看看一小片洁白和明亮。

——《乡关何处》●蒙昧往往有朴实的外表,野蛮常常有勇敢的假相,从历史眼光来看,野蛮是人们逃开蒙昧的必由阶段,相对于蒙昧是一种进步;但是,野蛮又绝不愿意就范于文明,它会回过身去与蒙昧结盟,一起来对抗文明:外表朴实的对手和外表勇敢的对手,前者是无知到无可理喻,后者是强蛮到无可理喻。更麻烦的是,这些对手很可能与已有的文明成果混成一体,甚至还会悄悄地潜入人们的心底,使我们寻找它们的时候常常寻找到自己的父辈,自己的故乡,自己的历史。

——《乡关何处》●文明易碎,文明的碎片有可能被修补,有可能无法修补,然而即便是无法修补的碎片,也会保存着高贵的光彩,永久地让人想像。能这样,也就够了。

——《乡关何处》●文明可能产生于野蛮,却绝不喜欢野蛮。我们能熬过苦难,却绝不赞美苦难。

我们不怕迫害,却绝不肯定迫害。 ——《流放者的土地》●现在我们已经不可能抹去或改写人类文明史,但有权利总结教训。

重要的教训是:人类不可以对同类太嚣张,更不可以对自然太嚣张。这种嚣张也包括文明的创造在内。

如果这种创造没有与自然保持和谐,结果必定适得其反。你看世界上一切文明浓度曾经最高的地方都已不适合居住。

——《简单与自然》●本来,人类是为了摆脱粗粝的自然而走向文明的,文明的对立面是荒昧和野蛮,那时的自然似乎与荒昧和野蛮紧紧相连。但是渐渐发现事情发生了倒转,拥挤的闹市,可能更加荒昧,密集的人群可能更加野蛮。

现代派艺术写尽了这种倒转,人们终于承认,宁肯接受荒昧和野蛮的自然,也要逃避荒昧化、野蛮化的所谓文明世界。如果愿意给文明以新的定位,那么它已经靠向自然一边。

——《简单与自然》●文明的非人性化有多种表现。繁衍过度、消费过度、排放过度、竞争过度、占据空间过度、繁文缛节过度、知识炫示过度、雕虫小技过度、心理曲折过度、口舌是非过度、文字垃圾过度、无。


6. 余秋雨的《道士塔》中对最后一段的理解


从结构上,专家走过道士塔既和首段对道士塔的描写相呼应,又扣题目。

从内容上,既深化了文章的主旨又增加了文章的历史厚重感和深刻的现实思考。具体来说1日本专家诚恳的发言没有激起中国专家们过多的激动,因为敦煌文化本应该在中国,现在才得到世界的承认,一方面要感谢中国学者的努力研究另一方面也是一种屈辱,是对中国灿烂文明和历史的讽刺2中国专家们走过道士塔也意味着走过这段屈辱的历史,但道士塔仍然存在就想这段屈辱史依旧存在,在激发着专家们更努力的研究,也提醒每个中国人勿忘国耻,不要再让历史的悲剧重新上演没我们老师讲得好,但大概意思都写出来了。


7. 写一篇关于余秋雨的道士塔的评论和他的心情


赏析一:余秋雨的<道士塔>写莫高窟敦煌文书所遭受的历史厄运以及作者对此的感悟沉思.但文章涉及的一些问题却引起了我的疑问和思考. 作品首先写王道士,说他是敦煌石窟的罪人.尽管作者也意识到"让他这具无知的躯体全然肩起这笔文化重债,连我们也会觉得无聊",并且也提到了一些官员的无知和腐败,但还是把相当多的愤怒的洪水向他倾泻了.什么"太卑微,太渺小,太愚昧",什么"小丑""肮脏"等等,作品详细描述了王道士发现敦煌文书并将其卖给斯坦因等人的过程.文章名为<道士塔>就很说明问题,而且应该说,全文是紧扣"道士塔"这个题目的.这就给人一个印象,似乎真如作者所说:"不幸由王道士当了莫高窟的家,把持着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而如果换另一个有文化的人来当家,似乎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赏析二:余秋雨的文化散文<道士塔>揭示了一个文化悲剧,一个巨大的民族悲剧",但除了愤怒与悲哀,作者也未能告诉我们出现这样的悲剧的根源所在.人的被"错置"的命运是导致历史荒谬的本源所在,而"家天下"的制度则是民族悲剧的必然发生的现实因素,文化认知意识的落后则是这一悲剧产生的文化背景与根源性动因. 赏析三:道士王圆箓长眠于敦煌莫高窟已经70多年了.他是一个道士,最终却沉睡在了佛的怀抱,受到佛的永久庇荫,不能不说是非常罕见的例外.更有意思的是,从古至今,王圆箓大约还是道教史上惟一一位在死后得以建塔的道士,而且在莫高窟,而且安葬他的那座塔,比别的塔高而且大.这两点例外,已是难得的殊荣,足以表明他的不同寻常. 赏析四:余秋雨的王道士 ――评《道士塔》中的王道士形象 湖南娄底蓝圃学校 刘玛林 说余秋雨先生是当今最引人注目的文化人一点也不过分.且不说过去的辉煌,单是近来的批评就够了. 作者看重《道士塔》,是《文化苦旅》开篇之作;批评者也看重《道士塔》.特意弄了一个《道士塔》的评注版.(附文后) 要说《道士塔》,王道士是个关键人物.看重与批评,分歧就出在王道士身上. 在《道士塔》中,作者既写出了王道士作为文物破坏者与文物出卖者的身份,破坏了敦煌的壁画,破坏了敦煌的雕塑.是敦煌的罪人.又写出了王道士的无奈.出身农民,生活所迫,当了道士.改善居住环境,粉刷房子,塑造天师灵官.在他看来,一切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至于出卖文物,更看不出有什么不合适,要王道士去识破外国掠夺者的阴谋不现实;把文物保护的重任都压在王道士身上更没道理.所以作者有文中写道:”让他这具无知的躯体全然肩起这笔文化重债,连我们也会觉得无聊。”

所以作者最后把王道士定位为”悲剧中错步上前的小丑”. 作者对”悲剧中错步上前的小丑”并不是要一味地贬低,揭发他的”罪恶”,而只是用艺术手法去还原历史上的真实的人物.这就是余秋雨先生散文的”枯骨生肉”的特点.或者说”煽情”. ”枯骨”指的历史事实,”生肉”指的是借历史事实而创造的鲜活的”人”,生动的”事”,深切的”情”.下面我们来看一段国学网站有关王道士的介绍: 王道士(1849-1931) 湖北麻城人。本名圆箓,一作元录,又作圆禄。

家贫,为 衣食计,逃生四方。清光绪初,入肃州巡防营为兵勇。

奉道 教,后离军,受戒为道士,道号法真,远游新疆。约光绪二十三年(1897)至敦煌莫高窟,在窟南区北段,清理沙石,供奉 香火,收受布施,兼四出布道幕化,小有积蓄,乃于莫高窟 第16窟东侧建太清宫道观,即今“下寺”。

雇敦煌贫士杨某 为文案,冬春间抄写道经以供发售,夏秋间,朝山进香者 络绎而至,命杨于今第16窟甬道内设案,接待香客,代写醮章,兼收布施,登记入帐。光绪二十六年(一说二十五年) 初夏,杨某坐此窟甬道内,返身于北壁磕烟锅头,觉有空洞 回音,疑有秘室。

以告圆禄。于是年五月二十五日半夜,相 与破壁探察,果见复室,积 满写卷、印本、画幡、铜佛 等,即后来蜚声中外之莫 高窟藏经洞。

乃取部分写 卷、佛画等分赠肃州兵备 道廷栋及本县官员乡绅, 是为藏经洞文物流出之始。二十八年,甘肃学政叶 昌炽闻讯,次年十一月及 三十年四月和八月,先后 得敦煌县令汪宗翰所赠经 卷、画像,叶氏建议藩台将 此宝物运省妥藏,以运费 银五六千两无着而罢,三十年三月甘肃布政司命汪 宗翰就地封存。

汪氏责令王道士妥加保管,不许外流。三十二年,他于藏经洞所在之大窟前修建三层楼阁,有《重修千 佛洞三层楼功德记》记其事。

三十三年三至五月,斯坦因至 莫高窟,以四块马蹄银(共重二百两)骗买写卷印本古籍二十四箱,佛画、织绣品等五箱。三十四年三至五月,伯希和 踵至,以白银五百两骗买写本、印本、经卷、文书、佛画等六 千卷,并拍摄莫高窟照片三百七十六帧。

宣统二年(1910) 清廷学部获悉敦煌石室文物流散消息后,电令甘肃藩司将 剩余经卷运京保管、王道士又私藏若干。同年前后,于数十洞窟凿通道,使各洞相通连,大量壁画遭破坏。

修“古汉桥',以便利朝山拜佛者上下。又搬出各窟残塑,造“千相 塔”?之,有廷栋撰文并书丹之《敦煌千佛洞千相塔》碑记 其事。

民国元年(1912)十月,日本吉川小一郎等至莫高窟, 用白银三百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