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余秋雨佳句赏析

分类:下雨天的心情经典句子 43


1. 冰河余秋雨好句 急


中年是对青年的延伸,又是对青年的告别。这种告别不仅仅是一系列观念的变异,而是一个终于自立的成熟者对于能够随心所欲处置各种问题的自信。

中年太实际、太繁忙,在整体上算不得诗,想来难理解;青年时代常常被诗化,但青年时代的诗太多激情而缺少意境,按我的标准,缺少意境就算不得好诗。

只有到了老年,沉重的人生使命已经卸除,生活的甘苦也已了然,万丈红尘已移到远处,宁静下来了的周际环境和逐渐放慢了的生命节奏构成了一种总结性、归纳性的轻微和声,诗的意境出现了。

他们刚刚放下历史课本,又何曾体察过历史苍凉的内涵?他们随口谈论社会,又何曾了解过民众的质朴需求?他们得意地炫示文化,又何曾思考过文化的原始使命?把学生的历史使命压在他的肩上,不太公平。如果对他们一边加压一边怂恿,只能使他们变成一堆扭曲的形体和尖利的声音,这是我们在“文革”初期早就看到了的。


2. 《九月的冰河》里的好句


九月的冰河里的好句:1.河水掠过山峦和森林,静静朝东流淌。

俄罗斯哨所镶嵌在一座山崖的顶部,它的职责就是年年月月望着这条大河。水面上有一条看不见的中心线,那便是神圣的国境线。

一簇农庄从森林里显露出来,不动声色地守在河边,年年月月目送河水。草木茂盛,炊烟升起,对岸的人永远也看不到它的清晰面目。

2.一阵凄厉的哀鸣划过长空。小满猛地睁开眼睛,瓦蓝的天空。

3.笛声传到对岸,九月的身子一下子绷直,目光闪亮地望着对岸,喉咙里发出一阵粗重的喘息,两条前腿交替刨地,好像运动员百米赛跑前的样子。


3. 余秋雨的一些名句赏析


<<自序>>每到一个地方,总有一种沉重的历史气压罩住我的全身,使我无端地感动,无端地喟叹。

常常象傻瓜一样木然伫立着,一会儿满脑章句,一会儿满脑空白。我站在古人一定站过的那些方位上,用与先辈差不多的黑眼珠打量着很少会有变化的自然景观,静听着与千百年前没有丝毫差异的风声鸟声,心想,在我居留的大城市里有很多贮存古籍的图书馆,讲授古文化的大学,而中国文化的真实步履却落在这山重水复、莽莽苍苍的大地上。

大地默默无言,只要来一二个有悟性的文人一站立,它封存久远的文化内涵也就能哗的一声奔泻而出;文人本也萎靡柔弱,只要被这种奔泻所裹卷,倒也能吞吐千年。结果,就在这看似平常的仁立瞬间,人、历史、自然浑滩地交融在一起了,于是有了写文章的冲动。

我已经料到,写出来的会是一些无法统一风格、无法划定体裁的奇怪篇什。没有料到的是,我本为追回自身的青春活力而出游,而一落笔却比过去写的任何文章都显得苍老。

<<道士塔>>偌大的中国,竟存不下几卷经文!比之于被官员大量糟践的情景,我有时甚至想狠心说一句:宁肯存放在伦敦博物馆里!这句话终究说得不太舒心。被我拦住的车队,究竟应该驶向哪里?这里也难,那里也难,我只能让它停驻在沙漠里,然后大哭一场。

《莫高窟》 白天看了些什么,还是记不大清。只记得开头看到的是青褐浑厚的色流,那应该是北魏的遗存。

色泽浓厚沉着得如同立体,笔触奔放豪迈得如同剑戟。那个年代故事频繁,驰骋沙场的又多北方骠壮之士,强悍与苦难汇合,流泻到了石窟的洞壁。

当工匠们正在这些洞窟描绘的时候,南方的陶渊明,在破残的家园里喝着闷酒。陶渊明喝的不知是什么酒,这里流荡着的无疑是烈酒,没有什么芬芳的香味,只是一派力,一股劲,能让人疯了一般,拔剑而起。

这里有点冷,有点野,甚至有点残忍。 《阳关雪》我在望不到边际的坟堆中茫然前行,心中浮现出艾略特的《荒原》。

这里正是中华历史的荒原:如雨的马蹄,如雷的呐喊,如注的热血。中原慈母的白发,江南春闺的遥望,湖湘稚儿的夜哭。

故乡柳荫下的诀别,将军圆睁的怒目,猎猎于朔风中的军旗。随着一阵烟尘,又一阵烟尘,都飘散远去。

我相信,死者临亡时都是面向朔北敌阵的;我相信,他们又很想在最后一刻回过头来,给熟悉的土地投注一个目光。于是,他们扭曲地倒下了,化作沙堆一座。

《沙原隐泉》茫茫沙漠,滔滔流水,于世无奇。惟有大漠中如此一湾,风沙中如此一静,荒凉中如此一景,高坡后如此一跌,才深得天地之韵律,造化之机巧、让人神醉情驰。

以此推衍、人生、世界、历史,莫不如此。给浮嚣以宁静,给躁急以清冽,给高蹈以平实,给粗犷以明丽。

惟其这样,人生才见灵动,世界才显精致,历史才有风韵。然而,人们日常见惯了的,都是各色各样的单向夸张。

连自然之神也粗粗糙糙,懒得细加调配,让人世间大受其累。 <<柳公祠>> 静一点也好,从柳宗元开始,这里历来宁静。

京都太嘈杂了,面壁十年的九州学子,都曾向往过这种嘈杂。结果,满腹经纶被车轮马蹄捣碎,脆亮的吆喝填满了疏朗的胸襟。

唯有在这里,文采华章才从朝报奏摺中抽出,重新凝入心灵,并蔚成方圆、它们突然变得清醒,浑然构成张力,生气勃勃,与殿阙对峙,与史官争辩,为普天皇土留下一脉异音。世代文人,由此而增添一成傲气,三分自信。

华复文明,才不至全然黯暗。朝廷万万未曾想到,正是发配南荒的御批,点化了民族的精灵。

好吧,你们就这么固执地肃立着吧。明天。

或许后天,会有一些游人,一些少年,指指点点,来破读这些碑文。《白发苏州》山水还在,古迹还在,似乎精魂也有些许留存。

最近一次去苏州,重游寒山寺,撞了几下钟,因俞樾题写的诗碑而想到曲园。曲园为新开,因有平伯先生等后人捐赠,原物原貌,适人心怀。

曲园在一条狭窄的小巷里,由于这个普通门庭的存在,苏州一度成为晚清国学重镇。当时的苏州十分沉静,但无数的小巷中,无数的门庭里,藏匿着无数厚实的灵魂。

正是这些灵魂,千百年来,以积聚久远的固执,使苏州保存了风韵的核心。 《夜航船》 夜航船,历来是中国南方水乡苦途长旅的象征。

我的家乡山岭丛集,十分闭塞,却有一条河流悄然穿入。每天深夜,总能听到笃笃笃的声音从河畔传来,这是夜航船来了,船夫看到岸边屋舍,就用木棍敲着船帮,召唤着准备远行的客人。

山民们夜夜听到这个声音,习以为常,但终于,也许是身边的日子实在混不下去了,也许是憨拙的头脑中突然卷起了幻想的波澜,这笃笃笃的声音产生了莫大的诱惑。不知是哪一天,他们吃过一顿稍稍丰盛的晚餐,早早地收拾好简薄的行囊,与妻儿们一起坐在闪烁的油灯下等候这笃笃声。

《吴江船》水寒彻骨,浑身颤抖。先砍去那些芦苇,那些世上最美的芦苇,那些离不开太湖、太湖也离不开它们的芦苇。

留在湖底的芦苇根利如刀戟,大多数人的脚被扎出血来。浑浊的殷红一股股地回旋在湖水间,就像太湖在流血。

挖思想、排疑点、理线索、定重点,炊事班每天打出的饭菜,开始有了剩余。好几个小集团被清查出来了,大会上,报告者的口气越来越凶。


4. 《九月的冰河》里的好句


九月的冰河里的好句:

1.河水掠过山峦和森林,静静朝东流淌。俄罗斯哨所镶嵌在一座山崖的顶部,它的职责就是年年月月望着这条大河。水面上有一条看不见的中心线,那便是神圣的国境线。一簇农庄从森林里显露出来,不动声色地守在河边,年年月月目送河水。草木茂盛,炊烟升起,对岸的人永远也看不到它的清晰面目。

2.一阵凄厉的哀鸣划过长空。小满猛地睁开眼睛,瓦蓝的天空。

3.笛声传到对岸,九月的身子一下子绷直,目光闪亮地望着对岸,喉咙里发出一阵粗重的喘息,两条前腿交替刨地,好像运动员百米赛跑前的样子。


5. 余秋雨精辟的句子带赏析


1)这些眼神,是中国农村对自己的冒险家们的打分.这些眼神,是千年故土对城市的探询.

答:这些眼神中透露出旧中国农民对本乡外出谋生者是否有"出息"的评价.长期居住在封闭的农村的乡民们试图从这些物品中对遥远的城市有些了解.

(2)都市里升沉荣辱,震颤着长期迟钝的农村神经系统,他是最敏感的神经末梢.

答:繁华多变的都市生活冲击着居住在落后农村的乡民们的生活方式,生活观念,信客对这一切感受最为迅速,最为真切,也最为深刻.作者在句中流露出了对旧中国农村的封闭,落后与农民生活贫穷的慨叹和对信客沟通乡村与城市,深察世故人情的赞美.


6. 余秋雨散文 的优美句子及赏析


从这里也可找见证明,是那个时代到处可以遇见 的一个中国平民。

他原是湖北麻城的农民,四周以黄泥塑成,猛然一 惊,它的主人,目光呆滞,畏畏缩缩,把持着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完全可以把愤怒的洪水向他倾泄。

但是,基 座垒以青砖。历来住持莫高窟的僧侣都不富裕,当冒险家斯坦因装满箱子的一队牛车正要启程,他回头看了一眼西天 凄艳的晚霞。

今天,敦煌研究院的专家们只得一次次 屈辱地从外国博物馆买取敦煌文献的微缩胶卷。 这是一个巨大的民族悲剧,做了道士。

几经周折,换得一个漠然的表情。那里,一个古老民族的伤口在滴血。

夕阳西下,朔风 凛冽。他从外国冒险家手里接过极少的钱 财,让他们把难以计数的敦煌文物一箱箱运走,竟然就是那个王圆□(上竹下录),这个破落的塔群更显得悲凉。

有一座塔。让他这具无知的躯体全然肩起这笔文化重债。

从几座坍弛的来看,塔心竖一木桩。王道士只是这出悲剧中错步上前的小丑,叹息一声,走到放大机前! 历史已有记载,他是敦煌石窟的罪人。

我见过他的照片,穿着土布棉衣,逃荒到甘肃, 连我们也会觉得无聊,由于修建年代较近,保存得较为完整。塔身有碑文,移步读去,他太卑微,太渺小,太愚昧,最大的倾泄 也只是对牛弹琴。

一位年轻诗人 写道,那天傍晚,状近葫芦,外敷白色,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塔呈 圆形道士塔 一 莫高窟大门外,不幸由 他当了莫高窟的家。


7. 余秋雨精辟的句子带赏析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塔呈

圆形,状近葫芦,外敷白色。从几座坍弛的来看,塔心竖一木桩,四周以黄泥塑成,基

座垒以青砖。历来住持莫高窟的僧侣都不富裕,从这里也可找见证明。夕阳西下,朔风

凛冽,这个破落的塔群更显得悲凉。

有一座塔,由于修建年代较近,保存得较为完整。塔身有碑文,移步读去,猛然一

惊,它的主人,竟然就是那个王圆□(上竹下录)!

历史已有记载,他是敦煌石窟的罪人。

我见过他的照片,穿着土布棉衣,目光呆滞,畏畏缩缩,是那个时代到处可以遇见

的一个中国平民。他原是湖北麻城的农民,逃荒到甘肃,做了道士。几经周折,不幸由

他当了莫高窟的家,把持着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他从外国冒险家手里接过极少的钱

财,让他们把难以计数的敦煌文物一箱箱运走。今天,敦煌研究院的专家们只得一次次

屈辱地从外国博物馆买取敦煌文献的微缩胶卷,叹息一声,走到放大机前。

完全可以把愤怒的洪水向他倾泄。但是,他太卑微,太渺小,太愚昧,最大的倾泄

也只是对牛弹琴,换得一个漠然的表情。让他这具无知的躯体全然肩起这笔文化重债,

连我们也会觉得无聊。

这是一个巨大的民族悲剧。王道士只是这出悲剧中错步上前的小丑。一位年轻诗人

写道,那天傍晚,当冒险家斯坦因装满箱子的一队牛车正要启程,他回头看了一眼西天

凄艳的晚霞。那里,一个古老民族的伤口在滴血。